福利视频app导航入口链接

  秦峰是早了一些到家的,进门就失望了,秦策根本没有回来,心里不由得一股火冲了上来,对于这个儿子,他真的是很无奈,他承认之前是自己想的偏差了。

  “他没回来?”

  陆天娜点头;“我打过电话,他说没有时间。”

  其余的她就不能多说了,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问题,自己不好在跟着参与进去了。

  球球最近和天娜重新又好了起来,小孩子可能就是忘性大,不在喊要那个妈妈了,这让天娜的心觉得宽慰的多,她的心太小只能装下儿子喊她妈妈不能接受儿子认另外的人。

  球球从上面跑下来,伸手去拽天娜的衣服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

  胆子还是不大,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。

  意思大概就是说要找果而,小的这个粘大的,偏偏大的那个现在觉得自己是大孩子了,就不愿意和小孩儿玩了,两个孩子成天就和捉迷藏似的。

  “球球等妈妈一下,一会儿妈妈陪着你去打电话好不好?”

  “和他小姐姐关系这么好……”秦峰也是一愣,他儿子以前不大喜欢和果而玩的。

  “一个幼儿园的嘛,每天都见面,别提了,我们家的臭小子可把果而给烦死了,她现在都不大想听见球球的名字了……”

  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

  秦峰抱起来自己的儿子:“做姐姐应该有做姐姐的样子嘛,等他大了你就是想和他玩他也不和你玩,人家找媳妇儿玩去了……”逗着球球。

  天娜跟在后面叹气,太宠球球了。

  韩四月早上起来煮粥,随便抓了一把青菜扔了进去,是秦策说的,总吃泡面没有营养,她没有在用手机,在这个年代里她似乎变成了怪人,竟然没有任何方式能被任何人联系上,家里装的电话机也被她把线路给拔掉了。

  父亲那边的亲戚有来过家里探望她的,一脸的同情看着她,抱着她哭,她父亲死的有多冤枉,四月只想笑,冤枉吗?

  不冤枉的话,也许人家现在一家三口就双宿双飞了,到底是谁比较冤枉?

  她的姑姑哭的那样的惨,抱着她哭的那样的真,她只是开口讲:“姑姑,我可以去你家吗?”

  就和表演一样,她姑姑的脸色马上就变了。

  你看,所谓的亲情不过如此,她妈妈要用她换钱,她姑姑觉得她就是麻烦,没关系呀,她能理解的,换做自己,自己也不会接受一个烫手山芋,哪里有地方给你住,哪里有闲钱给你花。

  “四月,秦先生对你多好,他是警察,你可以放心的住……”

  姑姑说的那样的坚定,就因为秦策是警察,是可以相信的人,所以把她放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,她就放心了。

  四月也只是点点头。

  秦策没有隐瞒她住的地方,觉得那些毕竟还是她的家人,可是他永远不懂,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孤儿。

  煮过粥就没有事情可以做,她又不想拼命去读书,脑子太笨了,也许是因为脸蛋给力,所以脑子就是个摆设,她很清楚自己的斤两,不至于说是个笨蛋,和笨蛋也没有相差到哪里去。

  吃过粥背着书包去了学校,这里的学生也许是每个都有钱,进出都有轿车接送,反倒是她就显得比较另类。

  “韩四月,早。”

  有同学和她打招呼,四月点点头,却不肯在向前一点,她不想交朋友,自己和自己做朋友最好。

  上课的时候有些跑神,也许对拿了钱的秦策来说,她该对他讲一声对不起的,她就是如此阿斗,上如此贵的学校竟然还会跑神,眼神看着窗外,天气真的冷了,昨天持续到今天的大雪依旧没有停的架势。

  奇怪的很,她的脑子里从来都没有想起来过她妈妈或者弟弟,四月心里不无嘲讽地想着,原来自己还真的冷血。

  放学的时候熙熙攘攘的大家都在从教室出去,她反倒是有些不着急,慢悠悠的拎着自己的书包,教室里还留了三个男生,四月准备出门,却被人给拦住了。

  “韩四月……”

  18岁的男孩子也已经懂得什么叫做情窦初开,全校的校花韩四月也有在位,他们自然是比较喜欢班内产物了,自己的花儿自己要支持的嘛。

  眼前的男孩儿一脸的稚气,是那样的自信,他长得不丑,家里条件又好,找男朋友当然要找他这样的,就算是带出去也不会没有面子,旁边的两个人跟着七嘴八舌的说着。

  她的眼神定了定,才看清眼前男孩儿的脸,真的不好意思的很,她竟然不认识自己的同班同学,原来他和自己也是一个班的。

  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  “你还没有回答我呢?”男孩儿眼见着就要抓狂了,到底是同意了还是不同意总要给个答案的吧?

  “我没有兴趣和你做朋友。”

  径直走出教室,慢慢的顺着学校的小路往家里走,进小区的时候,发现有盯在自己身上的视线,她明白那种视线的含义,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人远远要比自己想象当中的来的恶意的多,他们在随意的猜测他人的生活,对于没有证实过的事情妄加结论。

  进入电梯里,后面有人喊着等下,四月只是按着关门的毽子。

  后面一个男人冲了进来,气喘吁吁,他老早就注意到这个女孩子了,新搬来的,估计是被金窝藏娇的吧,明明还在念高中,她身上的校服都写着呢,和男人同居,那个男人不经常过来,他真是要感慨一下现在社会的风气,一些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就这样的脏,浑身都沾满了那些臭男人的东西,以后还要怎么嫁人。

  四月的视线笔直笔直对了上去,她的脸有那么好看吗?

  男人对着她一笑:“新搬来的吧,和你一起住的人是你哥哥?”

  韩四月无声,是不是她的哥哥并不重要,干他什么事情?

  男人的视线有些猥琐,上上下下的扫在四月的身上,年纪小归小,该发育的倒是都发育了,他也喜欢这样的女孩子,青春的很,如果能拥有住上一段的话,心态也会跟着年轻的,真好,不知道她打不打算向外发展呢?

  “你很漂亮……”

  四月抬起眼皮:“你很丑。”

  男的有些难堪,会不会说话?怎么上来就这样说话,她的教养呢?

  “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,小小年纪就和人家同居,弄了一肚子的脏东西,舌苔上沾的东西不要太厚,小心将来不好嫁人,要注意避孕,小心打胎打到不能生……”

  这几乎就是恶意的抨击了,然四月只是静静的站着,一条狗发疯而已,自己何必多言语呢。

  一个男人到如此也是够没有一风度的了,到了地方四月下电梯,确定电梯已经关上门上去,她才开门进入家里,蹲在地上解着鞋带。

  秦策晚上拎着两个大包,里面装的是给她买的大衣,天气越来越冷,那种学校里,人家的孩子有的她如果没有,恐怕心理上会出现偏差的吧,秦策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老妈子了,这不是他的个性,他以前并不这样的,难道就这样想给人家当爸爸?

  多可笑的事情,他要给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当爸爸,他生得出来吗?

  敲门。

  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喊了两声依旧没有声音,秦策掏着钥匙,以为人还没有回来,结果推门进去,她人就在门口站着,吓了他一跳,这人是在干什么,在家为什么不吭声呢?

  “怎么不出声儿呢?”

  “我以为是楼上的男人。”韩四月回答。

  “楼上的男人怎么了?”秦策注意到她说的话了。

  秦策晚上大展厨艺,买了一些螃蟹,想着也许她会喜欢吃,结果弄了出来,她一口都不吃,问她她也不说,只是说自己不爱吃,最后那几只蟹子都进了他的肚子里。

  “你要多吃,不要总这么瘦,女孩子太瘦显得没有福气。”

  四月翘唇:“原来是因为瘦的关系……”

  他没有听清女儿说的话,重复问了一次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韩四月想,原来就因为是瘦的关系所以没有人喜欢她吗?

  韩四月出生的时候,因为她父亲盼着的是个儿子,生出来却是个女儿,较为失望,几乎闹的差点离婚,有了她之后生意崩盘,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差,她爸就迷信的认为是这个女儿的命不够好,后来找过人来算命,说是韩四月克人,她弟弟出生以后就不同了,也许是真的有相对命论,她弟弟出生她爸爸的生意开始转好,日子一天要比一天好过。

  “我妈没有在找你?”

  秦策手顿住了一下,怎么会没有呢。

  打着想女儿的亲情牌,无非就是想来要钱的,秦策摇摇头,他不想叫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对亲戚彻底绝望。

  两个人没有在继续说话,七点多秦策离开,叫她自己注意安全,明天不要忘记去上学,几乎就是几秒之后,有人敲门,四月以为是他忘记了什么,打开门,却是楼上的那个男人。

 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,指着四月在骂,骂的话很难听。

  无非就是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要出来卖,用身体去换取她想要的东西,如何的虚荣。

  “请你出去。”

  自己并没有邀请他来家里不是嘛。

  男人脸色更加的难看,看样子有点想要上手的意思,秦策的车钥匙忘记了拿,回来拿,电梯门一开,就看见了如此的景象。

  “小月……”

  秦策上前询问,男人有些害怕,毕竟背着别人自己骂也就骂了,却没料到竟然被人撞到了,他之前一直有偷偷在偷听,他就住在楼上,想偷听看看有没有什么声音,之前有打透一个洞,这样方便能看清下面的活动,打的位置很隐秘,并且是不易被发现的,在浴室他以为这里是最容易发生什么的地方。

  当天他有偷看过四月洗澡,年轻的女孩子身体是那样的有活力,他已经三十八岁了依旧没有娶到老婆。

  “你是谁?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做了什么?”男人有些慌慌张张的,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一直转,秦策觉得不对。

  他带着男人上去,等下来的时候脸色已经彻底的黑了,秦策进门就觉得有些不对,男人似乎在刻意的阻止什么,最后还是被他给发现了,就在浴室里有个他家竟然有一种类似于望远镜的东西,一个细细小小的眼里面放着偷看的设备,秦策恨不得一拳打过去,怎么会有如此的败类?

  黑着脸吩咐她:“你收拾东西,要拿的东西都装好。”

  四月听他的,装好自己的东西就跟着秦策离开了,这个房子以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那个男人是动迁户,家里条件不算是差,也许是男人的本能吧,都喜欢美女,他相亲过很多次别人也有给介绍过,他都觉得不够的好,毕竟自己家有两套房子,你知道现在房子值多少钱,他这样的富有,怎么样都可以找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,到不是没有美女和他交往过,交往过一段时间就发现这人不行,思想有问题,而且把钱看的很紧,人家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,怎么还会和他交往下去。

  挑的厉害,年纪越来越大,越是有些偏激,从四月住进来就几乎盯上了韩四月,认为她这样的年轻单人住,绝对不会是自己的能力。

  秦策的鼻子都要气歪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类呢?

  男人一开始拒绝承认,说自己没有偷看,后来在他家里发现了他录下来的东西,如果女孩子看见了,是绝对没有信心在想活下去的,这就是恶意的猥亵。

  秦策出门吸根烟,这是自己的失误,他想把距离拉开,毕竟双方住在一起,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,也很容易尴尬。

  却没料到,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,是他的错。

  晚上回到家,韩四月在写作业,她也是努力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,至于写的对不对,有些题弄的她很晕头转向的。

  “以后你就不要回那边了,那里的人不大好,住在这里,主卧室留给你。”

  四月没有意义的点点头,她住在哪里不是住。

  秦策准备回房间换衣服,经过她的身边,看着她的功课拧眉头,写成这样子?她还想上大学吗?以她现在这个程度恐怕三本都要考不上的。

  成绩可真是糟糕啊。

  秦策换好衣服出来,叫四月坐在自己的面前,给她讲,再怎么说他也是一等学府出来的学子,这些年虽然过去了,脑子里依旧还留有一些印象,讲好看着她问,是不是明白,四月一脸的茫然。

  是的,秦策现在体会到了,老师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  你讲她有认真的在听,但是稍稍转一个弯她马上又不会了,脑子好像生锈了一样。

  他是知道一些女孩子的脑子不如男孩子聪明,到了高中最为明显,可她这也……

  难怪有人说美女无脑,秦策叹口气。

  “你哪里有不明白的吗?”

  四月点点这题,这样出题她就会做,换一种方式,她就不会了。

  秦策挽起来袖子,他就不信自己教不会她,等到十点四月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,秦策的嗓子冒烟,叫她赶紧去睡,看着女孩儿脸上闪过一抹放松,原来就是他一个人使劲儿呢。

  合着这书就是念给自己看的,算了吧。

  倒了一杯水,自己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,算了吧,顺其自然吧,考不上你逼着她去念,也是一种痛苦。

  秦策失眠了,怎么会有这样笨的人呢?

  韩四月的考试成绩出来了,老师发送到秦策的邮箱里,秦策几乎是闭着眼睛看完的,惨不忍睹,惨不忍睹啊。

  学成这个样子,难怪她不愿意念书。

  中午开车去接她,韩四月的情绪有些低落,低落到了就连秦策都能感受得出来。

  “今天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”

  如果不是的话,她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?

  被同学欺负了?

  怎么问她也不肯出声,针对她的成绩秦策还是要问的,不是每天都九点钟才睡嘛,怎么考成这样?

  四月的眼泪滴在手背上,她不知道,不清楚,她就是这样的笨,她考试考不好,念书念不好,她偏科偏的厉害,她觉得自己就要学不下去了,她觉得很累,她也有用心的去学习,真的很用心的在学习,可是那些东西就好像在和她做对一样。

  她把秦策给哭晕了,他还没开始说呢,秦策觉得自己的脾气在这个女孩子的面前已经收敛的很好,如果这是自己的亲女儿,卷子直接就摔在她的脸上了,自己什么都没有说,她为什么要哭?

  觉得委屈了?

  “怎么会考成这个样子?”

  四月低着头哭:“我不是念书的料,我不喜欢念书,我念不通……”

  她就是朽木,她自己也拿自己没有办法。

  她就是这样的钝。

  秦策直接放弃,有些孩子是的,不合适念书,逼也没用。

  “书还是要念的,考不好没有关系,你也不要有压力,至少混个毕业总是要的,上不了本科不是还有专科,不然你现在这个年纪,你能做什么?出去打工?”

  秦策拧着眉头,他觉得最不好的就是这样的,该受到的教育一定要受到,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些家长的心态,家里条件好些的,子女读书不行的,就直接送出国,打着学习的名义进行旅游,几年之后回来至少混到一张文凭,一口流利的英文,这样也是不错,他现在就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这样去做。

  四月不肯说话。

  “好了,把眼泪擦一擦……”秦策从前面抽出来两张面巾纸送到她的手上,“你不想念,等高中一毕业我送你出国。”

  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他能做的就是这些了,但愿她以后偶尔想起来的时候,会真心觉得她遇上一个不错的人。

  四月看着秦策:“我能嫁给你吗?”

  秦策:……

  车子差点没有飞出去,这是什么意思?因为他养她了,所以她就要嫁给他?

  秦策在路边找好位置停车,停下来和她认真谈谈。

  “我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,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……”

  动了善心,他现在无时无刻都在后悔。

  韩四月喜欢秦策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真的说不好,为什么开始的,她也说不出来,也许是因为对她太好了,让她生活的无忧无虑的,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,年轻的女孩子,一旦爱慕上一个人,并不是谁说两三句话就可以打消她那份心思的。

  和她周遭所有的年轻男孩子比较起来,秦策简直就是完美加完美,她的日记当中写满了秦策的一字一句。

  他是个好男人,有时候有时间了就会接她放学,也会送她上学,他很忙,大概有很多的案子要办吧,他很出色,家里有很多的奖杯,还有散打的奖牌,他有练过散打吗?

  四月很是好奇,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家人,也许他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家人在看,可又怎么会呢?

  早恋的韩四月的成绩简直不能入目,因为早恋开始影响她的成绩,原本不大灵光的头脑放在书本上的时间越来越少,等老师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老师只能把秦策叫到学校来。

  秦策也无语,这样频繁被叫家长的,他这个做家长的也是有点难看。

  老师铁青着脸,将日记本扔了出去。

  “你偷看她的日记?”

  秦策无语,就算是老师,也不能看别人的东西吧。

  老师指指日记本:“是别的同学偷看了之后交给我的,我现在只想问你,你和韩四月是什么关系?”

  秦策从来没有这样过,好在自己的职业关系,只有他问人的份儿,没有别人问他的份儿,几句话将老师的话又推搡了回去,拿着日记本上了车,越是翻,眉头越是拧得很紧。

  这简直就是……

  满篇的全部都是爱恋,他几点回家的,他都做了一些什么,秦策是有注意到她最近的话多了起来,可没有往这上面去想,毕竟年轻的女孩儿混熟了,也许话就多了,谁能想到……

  他应该感觉到荣幸吗?

  为什么他很想苦笑呢?

  这岂不是就应了朋友说的那些话了,天知道他真的没有那些心思的。

  晚上早早到家,等着她放学,四月开门进来,换着拖鞋。

  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秦策点头,叫她坐到自己的对面来。

  “你老师交给我的……”

  四月看见自己的日记本有些脸红,没有想到竟然会被老师给发现。

  “我比你大……”

  四月不吭声,心里却在想着,不是有二十几岁嫁给八十几岁的嘛,她只是喜欢这个人。

  “就因为我让你无忧无虑所以你感激我?”

  这样想的话,这倒是一种迷恋,自己迷茫的时候,有个人伸出手,他自认自己长得不差,条件又不错,小女孩儿嘛,这些都能理解的。

  可这样是不对的。

  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“你今年18,你对我讲,你喜欢我,你喜欢我什么?”

  秦策背微微向后靠着,到底喜欢他什么呢?总要有个原因的吧。

  原因在哪里。

  “我喜欢你,你不可以喜欢我吗?你不可以娶我吗?”

  四月眼圈微红,不是都说她的模样不差嘛。

  秦策叹口气,这个时候和她说的再多也是没用的,说了她也不见得会听,扔下她一个人确实心里不会放心,也许……秦策想,自己就是像朋友说的那样,他喜欢年轻的小女孩儿,苦笑。

  他什么时候也变成了怪伯伯了。

  “四月,我不是不喜欢你,但是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想和我在一起,至少要念个大学吧,我不要求是名牌大学,只要是大学就好,不管是几本,只要有念就好……”

  秦策年轻的时候也有暗恋过老师,这也许就是每个孩子成长过的经历,会盲目的爱一个人,也许到了某些年后心中还会有遗憾,也许某些年后只是把那个人扔在了脑后,他确实很喜欢四月,这也许是他当初会伸出援助之手的根由。

  有些心思不能详细的分解,真的分解出来,自己就真的不能瞧了。

  四月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目标,不是最高学府,只是简单的提出来她要念个大学,这点她还可以做到的。

  她的人生目标,就是要20岁嫁给秦策,然后生几个孩子,自己做一个家庭主妇,然后好好的照顾孩子。

  秦策对自己无语,如果外面的人知道了,会怎么去想他?

  可他对韩四月就是动了心,他不能嘴硬的说他不喜欢这孩子,他很喜欢,非常的喜欢,只是因为道德,只是因为年纪,他不能这样做,心里要劝自己,他不能做如此没有道德底线的事情,你资助她,就是为了得到她的吗?

  那如果是个不漂亮的孩子呢?

  四月很黏秦策,就像是个小妻子一样,她在享受她的青春,秦策一方面不想这样,她实在太小了,觉得这样自己就是欺骗了她,一方面又觉得孩子的青春不应该浪费的,等回头的时候,她却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深刻的记忆,这样也并不好。

  两个人去超市买东西,秦策推着车,四月负责往里面捡东西,有时候她会喜欢吃些零食,坐在电视机前,就是不务正业的盯着电视看,也不要去写作业,然后期末的成绩又是一团乱,秦策已经无语了。

  单手罩在她的脑后,四月拉着他的手,秦策对着她摇头,四月却坚持,她只是要拉拉手,又不要做别的。

  秦策防她防的特别的紧,一点点接近在他这里都不可以,四月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他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年纪小,对于这些都不懂,秦策没有办法,到底还是被她打败了,让她拉着自己的手。

  “多喝牛奶对身体好。”

  一样一样的捡进推车里,推推四月的头,这就是个小女孩儿,会围着他转,看见和他有关的就会非常的高兴,几近于想要取悦他,秦策不是不感动,问题她今年只有十八岁,她的爱情能维持多久?

  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如果有一天她后悔了,她可以全身而退,可那个时候他也许已经习惯了她的陪伴,也许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他已经老了,她却刚刚在萌芽。

  他是怕,怕有一天她会找到属于她的天空,她会回头对他讲,因为你太老了,我那时候年轻搞不清楚爱情的模样,但是现在我却懂了。

  “你在学校有没有人欺负你?”

  老师对于秦策和韩四月之间的关系,按照秦策的解释的那只是一个孩子的一种感情而已,她除了自己没有好寄托的人,老师无奈也只能接受,这孩子没有父母,就只有这么一个所谓的亲人。

  四月摇头:“我不去招惹别人,别人也不会招惹我。”

  她撒了谎。

  四月最为不习惯的就是班上或者其他班级的男生,会无缘无故的和她讲话,她明明就不认识那些人,追求她的人很多,每个人好像都带着很大的自信,她讨厌那些男生,非常的讨厌。

  秦策叹口气,单手罩在她的头发上。

  “在学校还是要多交朋友,多交朋友了才能有属于自己这个年纪的生活,多接触接触其他的男生,也许有一天你会觉得我不适合你……”

  韩四月拧着眉头,她不爱听他讲这样的话,喜欢谁是她的自由,爱谁也是她的自由。

  “我只喜欢你。”

  “等你大了就知道了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。”

  四月抱着秦策的胳膊,秦策想推开她,毕竟他家住在这里,附近有很多同事居住的,真的撞上了,真是几张嘴巴都讲不清楚的,他不想惹麻烦,领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儿一起居住,是个人都会瞎想的。

  “我不会变的。”

  两个人并排走着,四月指着香蕉牛奶和草莓牛奶正在选,年轻的女孩儿喜欢的东西都是带着漂亮颜色的,脸上的梨涡微微勾着向内,一双眼眸看着身边的人,全脸的喜欢。

  乔荞带着果而来逛超市,接果而放学正好顺路经过,准备买点东西给自己娘家送回去,陆卿不在家,她的时间又自己说了算了。

  果而坐在车上,指手画脚的叫妈妈买这个买那个,她很有规划性的要给自己姥姥姥爷买礼物。

  “牛奶……”

  乔荞拎起来一箱放进推车里,果而撅嘴,瞪着眼睛问乔荞:“妈妈,姥姥姥爷喝牛奶会长高个子吗?”

  “不会,姥姥和姥爷都已经长成了。”

  “那我什么时候长成?”

  “你呀?”乔荞分着心推着果而一边走一边在找水果:“你到二十岁就长成了。”果而可爱的嘿嘿对着妈妈笑笑,自己坐在车里笑的这个憨,自己摆着手就玩上了,学校今天教新舞蹈了,她还没有给妈妈表演呢。

  乔荞接了一通电话,是蒋方舟打给她的,蒋方舟认识了一个钢琴老师,是蔡大奎帮着联系上的,蔡大奎是好意,如果果而想学钢琴的话,那就一定需要一个好的钢琴老师,现在的孩子不是从小都学钢琴嘛。

  蒋方舟也是觉得,学不学这个她说了不算,要看乔荞是怎么想的。

  “钢琴?她现在学的太多了,这个就不学了吧。”

  会基本的就好,没打算把女儿往那个方向培养,学校也有教,她学的好呢那就弹,学的不好也没有什么的。

  现在果而都成天领着她到处转,在学其他的,真是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哪里是教孩子,简直就是在教她嘛。

  “不学也好,省得学的太多了孩子会累。”

  乔荞挂断手机,就一眼的功夫,往前一看,前面的人不是秦策是谁?

  陆天娜的继子,乔荞还能看错了,她也不是没有见过秦策,那肯定就是秦策,身边还跟着个女孩儿呢。

  乔荞没有多想,看不出来年纪有多大,毕竟现在女孩子年轻的也有都是,比较偏瘦,模样长得很好,绝对是美女,而且是天然的,没有化妆,穿着运动服,长发,头发上戴了一个兔耳朵的发带。

  真会找。

  乔荞都不得不承认,这女孩儿长得确实很有水准。

  果而叫妈妈:“妈妈,水果……”

  乔荞推着果而去挑水果,买好了再回头去找,就看不见人了,自己心里摇摇头,还说人家单身呢,哪里是单身了,只是没想对外说而已,不过倒是有句老话,说是两口子都好看,过不到白头。

  乔荞抱着果而去结账,果而拽着乔荞的手,在超市里不敢离开自己妈妈半步,她要是敢的话,她妈就会把她修理个金光闪闪的,果而每次挨收拾都会一头的包,大腿根永远都是紫色的。

  她妈妈收拾她,从来不会轮巴掌,就掐大腿。

  “妈妈,什么时候到?”

  孩子已经等的没有什么耐性了,乔荞安慰孩子马上就到,出门的时候车停在上面了,领着果而出来,又看见秦策了,女孩儿踮着脚亲他的脸,他是一脸的无奈,乔荞笑笑,一看就是谈恋爱的,谁都是这样过来的。

  带着孩子回张丽敏家坐了半天,在娘家吃的晚饭,果而给姥姥和姥爷表演了自己学的,张丽敏就说看见电视台播的有果而的节目了。

  “我们家果而怎么就那么棒呢?这么小就上电视了……”

  对于老人来讲,不管是不是才上去就被踢了下来,重在参与,孩子愿意上去,并且也有回答对一道,那就是好孩子。

  “一般一般。”果而吐舌。

  “好好说话。”乔荞给了一句。

  果而立马就闭嘴了,自己圆溜溜的大眼睛就找着自己的玩具,扔她姥姥家也有好几样,张丽敏带着她去找,乔荞说可以晚点回去,不行的话,今天就住在这里了,明天直接送孩子去幼儿园就好。

  张丽敏可高兴坏了,能住当然是最好的。

  “你的房间都给留着呢,给你换个新的被子……”

  乔梅是从来不在娘家留夜,几乎也不怎么回来,回也是乔荞回,张丽敏赶紧起来去铺床。

  乔荞给陆天娜打电话,天娜才忙活完球球,才喘口气。

  “嫂子……”

  “我在超市看见秦策了,带着一个女孩儿,长得真年轻估计年纪也是不大……”

  陆天娜狐疑,没有听秦策说啊,刚刚她才给秦策打完电话的,秦峰让问他,他有没有女朋友,说是有个朋友家的女儿不错,秦策是推了,但是没承认自己有女朋友,只是说他的事情不需要秦峰来管。

  “什么样的?”

  陆天娜觉得是不是误会?

  “不会是误会的,女的踮着脚去亲他,他也没推开啊,脸上的表情写着呢,绝对就是女朋友,长得很漂亮,我见过许多女孩儿,像是这样好看的比较少,一眼看过去,觉得这就是男人的菜……”

  她要是男人,她也喜欢这样的,看着就赏心悦目。

  陆天娜笑:“我才给他打过电话,他爸和他把我夹在中间,我是两边难做,说是没有女朋友,但是不要家里管,听你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,我欠人家的……”

  这辈子都欠,球球能找回来,她欠秦策多大的一个人情,哪怕就是让她去死,陆天娜也绝对不会含糊的。福利视频app导航入口链接

«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