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4_182

回了客栈,昭阳就叫人将楚君墨叫了过来,将那碗馄饨摆在了他面前。

君墨眼睛一亮:“这福来客栈的馄饨是真好吃,鲜味十足,我一次可以吃上四五碗。”

一个馄饨下肚,手上动作却是微微一顿:“皇姐出去逛去了?”

昭阳颔首,目光落在君墨脸上,淡淡一扫:“此前父皇尚在的时候,我们一同去行宫,那日随父皇进城游玩,我曾经考过你一个问题,今日,我却是又要拿同样的问题来考考你了。”

君墨将筷子放了下来。

“你在这聊城呆了数月,同阿幼朵一同在城中游玩过许多次,可瞧出,这聊城之中有什么不妥?”昭阳眸光亮得吓人。

君墨眼中带着笑意,垂下头:“皇姐果真比我资质好了许多,我在城中逛了七八回,才察觉到了不对,皇姐只在城中呆了半日,就已然发现。”

微微一顿,才又接着道:“这聊城中的百姓,所有百姓,都不对劲。”

昭阳的手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着,听着君墨说着:“城中那些生意人,皆似乎对自己所卖的东西不怎么熟悉,物品与价格倒是并无太大的出入,也大致清楚那些货物的用途,只是再细问那东西的做工与由来典故,却几乎没人能够答得出来。”

“至于普通百姓,我在城中这么些时日,几乎从未见过有小孩在街上玩耍,若是有带孩子出来的百姓,那孩子多半不过几个月大小,话也不会说。”

昭阳轻轻颔首:“这些不妥,你如何看待?”

楚君墨沉吟了片刻,稍稍琢磨了一下:“我觉着,这城中百姓,应该都是阿其那叫人假扮的,真正的百姓,早已经遇难。”

绿色世界潇洒动人的她

“你倒果真已经长进了许多。”昭阳赞了一句,眉头却蹙了起来。

怪不得阿幼朵那般有恃无恐,原来,她仰仗的,并非是君墨身上的毒,而是这满城百姓。

竟将满城百姓尽数杀害替换成自己的人,这阿其那倒果真是个有魄力的。

原来,这聊城,早已经成了一座死城。

如此一来,许多事情都需要重新衡量揣度了。

首先,便是赵云燕。

阿其那应是在将君墨带到聊城之前,就已经将聊城布置妥当。

在一个尽是阿其那耳目的城池之中,赵云燕的身份,以及她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阿其那。

赵云燕应当的确是赵云燕,不然上回交谈,便已经露出了马脚。只是阿其那应当是在利用赵云燕,放她刻意接近阿幼朵与君墨,为的也不过是探一探君墨是否果真中了蛊毒。

不过,赵云燕虽然知晓了君墨并未真正失忆,也应当是真的瞒住了阿其那布下的人的,不然,阿其那不会全无动静。

只是,赵云燕瞧瞧跟踪阿其那几回,却应当是阿其那刻意为之的。

昭阳微微眯了眯眼,赵云燕这个姑娘,倒实在是个厉害的。本是高门望族娇养着的小姐,却为了君墨千里迢迢地跑到这聊城来,却还扮成乞丐,蛰伏在人群之中。得知君墨并未真正失忆,却也一直不动声色,帮着君墨隐藏。

这样的姑娘,可堪重用。

如此一来,赵云燕所说的阿其那的处所,多半是阿其那刻意让赵云燕发现的,里面多半是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的。

此番便是动不得了,应当叫她刚刚布下的人撤回来了。

思及此,昭阳却又摇了摇头,不妥。0854_182

她得了赵云燕的信,在那宅子附近布下暗卫,阿其那应当已经察觉。贸贸然撤回,反而更容易引人猜疑。

赵云燕那里的危机解除,其次就是李虎。

正如昭阳寻李虎过错的时候所说,李虎是聊城城守,对聊城中的情形应当是了如指掌的,若是连满城百姓都被动了手脚,他身为城守却全然不知的话,那就实在是一个笑话了。

至此,唯有两种可能。

一是,李虎已经被阿其那所杀,那日昭阳见到的李虎,是假的。

二则是,李虎被阿其那收买,早已经是阿其那的人了。

昭阳的手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,斟酌来斟酌去,第二种可能性最大。

李虎对聊城了解甚深,于阿其那还有用处,兴许这满城阿其那的人,这么久了没有太大的破绽,李虎也贡献了一份力量。

昭阳喝了一口茶,心中暗自想着,此番南诏国大军调动频繁,朝着前柳关来。

若是南诏国大军顺利度过了沧浪江,攻下了前柳关,昭阳便真正落入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了。

楚君墨看着昭阳神色变幻,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:“这聊城,皇姐不该来的。”

昭阳端着茶杯,正想着应对之策,听楚君墨这样一说,便又浅浅笑了笑:“阿其那既然设了这么大一个局,定会想方设法引我来的。我不来,苏远之也会来的,也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

说着,眸光落在君墨身上,却是微微顿了一顿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既然早已经察觉这城中的不对劲,此前有阿幼朵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尚且是因为顾忌阿幼朵,不敢与我说。可是我将阿幼朵囚禁了之后,你却为何仍旧不据实相告,反倒要等我自己察觉了才与我说呢?”

君墨张了张嘴,却又沉默了下来,过了好一会儿,在昭阳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,却又突然出了声。

“最开始的时候,虽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,可是却也不曾往那方面去想,兴许是觉着那个猜想太过匪夷所思了吧。屠城,将全城百姓尽数替换,却竟然周遭城池都并未听到丝毫消息,这未免太过疯狂了一些。”

昭阳颔首,倒的确如此,若非昭阳此前因着阿其那竟让苏远之也负伤而归,对阿其那高看几分,也未必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“也是前两日,我去探望阿幼朵的时候,觉得她的态度有些不对劲,好似有着天大的依仗一样,再联系城中那些异常之处,终究还是往那方面想了想。”

君墨目光落在昭阳身上:“那样一想,就觉着这聊城实在是太过危险,这两日都在琢磨着,趁着皇姐尚未发现,寻个由头让皇姐离开聊城,却不曾想,皇姐竟这样敏锐。”

«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