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下载-下载app

刚才从脑袋里一闪而逝的念头,沐七夕一直苦苦回忆却抓不住尾巴。

没想到百里连城无心的一句话却触发了机关。

右拳击左掌,沐七夕差点激动得跳起来:“就是做梦!”

她终于想起来了!

上次她支开百里连城,和百里悠还有肖茗寒去调查香囊的事,却没想到百里连城忽然毒发得厉害,情急之下,她强行开启包囊功能。

事后受到反噬,她昏迷了好几天。

在那几天中,她也做了梦。

她梦到有人跟她说话,场景不停地在变,一会儿古代一会儿现代,一会儿小时候一会儿长大后。

她看不清那人的样子,就连声音也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,可她就是觉得是同一个人。

之后她醒来,忙一忙别的事,就把这个梦给忘了。

可是该死的,时间隔得太久,梦里那个人说的话,她基本记不起来了。

“夕,别敲。”

短发俏女郎有着魔鬼身材

看她握着小拳头猛敲自己的脑袋,百里连城急忙抓住,包裹在掌心: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,或许什么时候忽然能记起来,你这样敲坏了我会心疼。”

沐七夕扁着小嘴巴,懊恼得不讲道理:“就怪你。”

“是,怪我,那罚我去给你做饭吃好不好?”

百里连城宠溺地亲亲她微扁的嘴角,抱着她转了个方向,掀开车帘让她看:“马上进城了。”

原来,在她睡觉做梦又冥思苦想的时间里,他们已经走完了山路,转到了官道上。

难怪她没觉得太颠簸,还以为是自己适应了呢。

已经有一个来月没有睡到床,想着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,沐七夕又高兴起来,刚才的烦闷懊恼先丢到脑后。

“得了吧,就你那技术,烤个叫花鸡都抹不均匀调料,我都不敢抱希望,今晚我下厨,你乖乖给我打下手就好。”

“夕要做饭给我吃吗?”

百里连城一瞬间眼神晶亮,堪比星星。

沐七夕一愣,忽然就有些自责:“以后,我会多做饭给你吃的。”

她在现代时,为了省钱,每天都自己买菜做饭,买的菜都是挑便宜的,有时候连续一个星期都吃同样的菜色。

然后为了不让自己吃腻,她绞尽脑汁地想办法,终于练成一项特技。

她能用同一种菜模拟出十几种菜的味道,有时候甚至能以假乱真,不知道的人根本吃不出来。

这项特技,可是得到大家的公认的。

孤儿院里的大家,学校里的同学,打工地方的同事,还有那个渣男,都吃过她做的菜,都赞不绝口。

可是穿越过来后,身边一直有人伺候,她又一直在忙着这样那样的事,还真变成大小姐了,草莓视频下载-下载app好久都没亲自下厨了。

看他因为一顿饭而欣喜成这样,沐七夕心里满是自责。

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,连那个渣男都吃过,她最爱的连城却没吃过,她这个老婆做得好失败。

“不用。”

百里连城的确很是兴奋高兴,但更多的是不舍,凑过去亲亲她柔嫩的小脸蛋:“我可舍不得你经常呆在厨房里,烟熏火燎的,那么辛苦。”

“得了吧,你是怕我在厨房里呆的时间太久,不陪你吧。”

沐七夕毫不客气地戳穿他,又故意挑高眉毛:“还是说,怕我在厨房里变成黄脸婆,不好看了,你就不爱了?”

“谁说的,我的夕一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。”

抱着她,看她的一颦一笑都那么生动,百里连城也跟着浅笑,心情愉悦。

只要是和夕在一起,做什么他都开心。

哪怕是被夕骂一句,揍一拳,他也能高兴一整天。

这若是被天一等人知道,搞不好会怀疑他们的王爷其实有受虐倾向。

“王爷回来了!”

车队刚来到城门口,沐七夕就听到整齐又惊喜的呼声,是看守城门的士兵欢喜跪迎。

紧接着就听到周围的百姓欢呼:“真的是王爷回来了!王爷千岁!”

这样的欢喜呼声,一直伴随着车队前进。

透过车窗,沐七夕看到街道两旁百姓们真挚欢喜的笑脸,还有朴实明亮的眼眸,百里连城这货,走到哪里都这么受欢迎。

连带的她也沾光,百姓们看到她坐在车里,看到车厢外的鸩王妃专属标记,又在“王爷千岁”的后面加了一句“王妃千岁”。

在这里,她只是王妃,不是沐大小姐,没有人会用质疑惊叹的眼神看她。

那种眼神,就像她原来是乞丐,忽然间从天而降一大笔财产,从此一跃而成为了富翁。

虽然后来她一次次地展现实力,背后又有司空家和鸩王府撑腰,人们不敢再提起她以前的废物大名,但心里总还是忍不住惊叹她的好运气。

就好像大家都选择性地眼瞎健忘,无论你怎么证明,他们都还是只记得你以前的黑历史,都还是觉得你的崛起只是运气。

这种氛围,有时候让沐七夕感觉很是委屈。

但是这里不同,这里的人们看着她,眼里只有尊敬和开心,为他们的王爷终于有了王妃而开心。

这样单纯的开心,让沐七夕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。

“王爷,王妃,到王府了。”

玄一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沐七夕转头对百里连城一笑:“走吧,让我这个新王妃看看你的地盘。”

她开心,百里连城就开心,搂着她的纤腰从马车上下来,细心地帮她整理好衣服:“以后是你的地盘了。”

沐七夕笑笑,转头看去,见这里的王府大门和京城的鸩王府很是相似。

不对,说反了,这里先建,应该是京城的鸩王府和这里极为相似,就是按照这里的规格修建的。

看着它,沐七夕的笑容变得有些黯然,有些歉疚:“对不起,连城,你才刚娶了我,我就把你的家解散了。”

她说的是解散鸩王府一事,这件事百里连城早已经知道,不但不怪她,还表扬她处理得当,乱刀斩乱麻。

可是沐七夕心里始终还是觉得歉疚。

张嬷嬷说的那句“归处”一直梗在她心里。

现在她又提起来,百里连城捏捏她的小翘鼻:“那里不是我的家。”

沐七夕微愣:“那……这里才是吗?”

这也情有可原,毕竟他在这里呆了十年,比起京城,他应该对这里更有感情。

然而,百里连城还是摇头:“这里也不是我家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沐七夕一向聪明的脑袋有些懵了:“何处是你家?”

«